Navigation menu

紫砂文化

壶道天地内,壶韵有无中

------朱爱平的紫砂世界

文/高翔

壶道

青天总在雨色中。那原本说的是天道无欺。殊不知,壶道亦不可欺。何谓壶道?“道可道,非常道”。那些终年匍匐于作坊的壶手,那些手艺娴熟创意迟钝的工匠,那些试图将一团紫砂泥融入一个乾坤却举步维艰的艺人们,兴许他们懂得工艺,懂得紫砂泥,却惟独不慌得壶道。庄子说:“夫道,有情有信,无为无形,可传而不可受,可得而不可。”


那究竟何为壶道?
某一日,有幸结识朱爱平,他智慧,有美学修养,有道德修养,他携虔诚心,骨力风神,润含春雨;积多年苦工,如鱼得水。其所做作品格高境远,气清意醇。他经多年的探索与创作,向世人展示了诸多紫砂文本,或清瘦,或丰腴,或端庄,或妙处,或高古。他带领我们走进了五彩的紫砂世界,其《回归壶》、《情竹壶》等等,深得藏家的喜爱。我与他谈论起壶道,他邀我坐下,煮壶好茶,与我促膝长谈。他直言,这样的问题极少有人能提及,能用真切的“家常话”说出点不同凡响的"经验谈"。
他说自己心中的壶道,不能明其状,只能用心去体味,亦非常人诠达到的境界。巨细入微,他所认为的做壶之道有两个要素,一是性灵,二是学问。无性灵不能驾驭紫砂,有学养才能表达思想,如做一把竹壶,仅仅是描摹竹的样子,则是无意思的,不能为做壶而
做壶,个人的艺术风格是灵性与学问的相结合而形成的。有了意思,要考虑表面形式,于是出现了风格,否则只是在做的像不像,精不精上徘徊作难,便什么都谈不上了,必须于性灵中发挥紫砂,于学问中培养意境,两者是一内一外的修养功夫。其实做壶做到一定时候,做壶的技法技巧已经是次要的东西了,因为运乎手,得乎心,关键还是心,是心所传达的壶的意境。

他这么一讲,我倒是有些明了,就如同沈石田、文征明学问虽好,但缺乏灵性,笔墨也会落空,八大,石涛有学问,有性灵可称双绝,他们的画就高于常人的境界这个中道理是相通的性灵是根蒂,治学是治本,不应治末。

文以我道,紫砂壶亦能载道。“一壶茗茶道禅味”,壶之道在其抱璞,在其守拙,在其子声色和喧嚣的世中保存着淡泊明净的温和把壶或具禅意,或萧散清远,或淡泊明静,这些词语形容的是感知,是一把壶带给你的一种意境,但前提是需将性灵与学问加诸于这把壶上若不然哪有什么道可言。

为什么说壶道,而不说壶境,“道”,运化万物,天人合一。是宇宙运行的规律,是人要尊重规律,发挥主观能动性创造性。“境”是可以言明,可为亦可说,道要高出一重境界。究竟何为壶道?勉强用砂壶之品行来言说,壶道,是天地之道,其最好的体现,就如他手中的壶。如其砂质般温润,水火不辞如其工艺般认真,日日勤恳如其造型般端庄,大气简洁如其创意般灵动,汉魂唐魄。

壶韵
紫砂艺术不仅仅是形式上的东西,是精神世界的东西,是高于生活的。要做仿生之类的花器,不是仅仅描摹自然,是通过自然来表达自己,通过物质来表达精神,这才是自己的。正所谓“通神明之德,类万物之情”这是中国美学的最高概括。神,并非迷信,虽无形质,然又发挥作用曰“神”,神支配法则。好的艺术品是神的支配,是神与人感情起共鸣产生的。明,是神之作用。凡神皆明(光明)。人之第一念(不加思索)是神。艺术要反映第一念。凡艺术皆贵想象。我所说的第一念是不想而得,但这第一念不是偶然的,是平素观察、构思的积累在这一瞬间触发出来。这种被激发出来的创作灵感,体现在作品中,就形成了作品自身的“韵”。

朱爱平爱竹、知竹。他带着他对壶的理念,以及对竹下的热爱,一颗心如风筝摇曳,翩然于苍翠竹海,蓄一胸清纯之气,创作了一系列的竹壶。他的构思不是偶得,是第念,是通过观察探索才得来所要表现的不仅仅是竹的形态,更是竹的精神,意韵明代诗人杨基曾赞叹倪云林画竹,“写竹是传神,何曾要逼真唯君知此意,与可定前身”。逸笔草草,不求形似聊写胸中逸气,成竹之形,定当呼之欲出,且栩栩如生看那淇水弯弯岸,绿竹葱笼连一片朱爱平的《情竹》仿若真君严,青铜器般见精坚,玉礼器般见庄严,充耳琇莹,其气度沉稳,手法精炼,让人如琢如磨不禁令人想起了王维的《竹里馆》。“独坐幽篁里,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,明月来相照。”也只有王维这样清雅如竹的男人,才能吟出这样的诗篇他心情幽微,只携一把琴,独坐幽篁里,且吟且弹,心思广大而深重,如这清雅的月下之竹林,天地有知己也无知己,川k育明月静朗。

依然明月旧南楼,听竹卢,闻贞心,寸寸温柔。朱爱平把一腔至柔至性的"情"融于壶中,近看脉脉,远睇悠悠。那情谊,怎一个"真"字了得?似抱一块温润的玉,散怀于山水,萧然而忘羁。任它江山风流,我自行歌踏月,拥着一壶香茗,紫陌醉眠。

他的竹器形紫砂茶具,在壶体上体现。"竹"的动态,把自然界的竹"移植"到壶上,表现手法高明,竹叶临风舞影,生命活力旺盛,让鉴赏者在赏壶的同时联想到竹子的精神:虚心纳天地灵气,清雅而节节向上,随遇而不求奢华,蓄志而乘风凌云。

《弘陶提梁》此器形的壶名是以朱爱平创建的弘陶居而得名,足见他对此壶的喜爱。壶腹稳重圆润,丰满精致有一种俯仰天地、气宇轩昂的气度。它简洁,似又繁复,而繁复又消融于浑然一体的简洁之中。整个器型雄浑大度,又波澜不惊,体现了平和、清静、无为的道家精神。提梁造型引人眼目,夸张的构思形成的虚空美感,气度不凡,与壶体的润朴、壶嘴的雅朴恰倒好处地融合在一起,用创新的理念体现传统的文化,加上制作工艺的精到,真可谓美不胜收。

壶通大道人皆叹,同时也是壶存静气人自安。壶韵有无人皆醉,同时也是壶心恬淡情幽深。许多年来,朱爱平心中蓄养的那片修竹,已然蓊郁葱葱。回眸处,那惠风口熙,幽雅恬淡的境界里,他的那些富有新鲜生命的艺术作品,不紧不慢地走入人们的视野。读他的壶,如沐春风,如饮叶露,集古今大关,夺经典神韵。
上一条:朱爱平艺术作品集 没有下一条

相关新闻